★CP★

喜愛畫畫,松沼/HTF/TFP
速度數字材木 紅藍覺軍 mop
有時也會寫寫文章(文筆超爛)XD
目前我英深坑,最喜歡歐叔❤

真正的意願(變5 mop)

【變5設定真的好難嗚嗚】

"Optimus,我們曾是兄弟啊!"
這是那時候、Megatron架著他所說的話。
他看到對方鮮紅如血的光學鏡中,那一絲的痛恨和...
不捨。
怎麼可能?一定是他戰鬥太久導致CPU的短路。
但他確確實實、清楚看到了。
兄弟...是啊,兄弟。
“我們是朋友了嗎?Megatronus先生?”
回憶裡的他羞澀的問道。
回答,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手拍拍他的肩頭、和一陣爽朗的笑聲。
“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了,我的兄弟”
Optimus有些悲傷的眨眨眼回到現實。
他多麼想說出那900萬年來一直沒機會開口的肯定或後悔。
可是地球上的人類仍需要他的拯救。
"那是曾經,Megatron、曾經"
他試圖用冷靜的語氣回應。
對方愣住一會,接著笑了。
悲情的笑著。
"我懂了"
僅僅三個字,卻令他的清洗液湧上那蔚藍光學鏡。
Megatron高舉手中的劍,意味深長的看著它。
"我知道自己的存在會害了你...但..."
不...才不是、根本沒有...
我想念賽博坦、可是凱德的人情我必須...
"Optimus,我想回家"
他難受的撇過頭閉上眼。
他不想看Megatron的表情。
他當然知道救這個自私自利的星球是錯的、但欠的人情一定得還。
"難道地球那麼重要嗎!"
對方不滿又心痛的低吼。
"難道說、在你芯裡賽博坦比這地方還更沒資格存在這宇宙中嗎!'
面對這殘酷的問題,他選擇沉默。
Megatron憤怒的拿劍抵著他的脖子。
"回答我!"
停頓了幾秒,對方淡淡的說:
"而我指的是Orion"
Optimus痛苦的收縮了光學鏡。
他已經不在了,你明明知道的。
在"最後一任領袖"誕生之時,就已經從這世上消失。
只因為他是愛國之士才呼喚的嗎。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家園啊...
我也想說出自己真正渴望的結局啊。
但是....
對不起。
"每個種族,都有選擇的機會"
那麼我呢。
我的機會在哪裡,告訴我、拜託誰告訴我啊。
他幾乎竭盡全力才擠出下句話:
"我為人類和地球而戰,Megatron"
剎那間,對方的神情變得不可置信。
只有剎那間。
然後,爆發了。
Optimus的左臉一陣劇痛、伴隨金屬摩擦聲,他的背部撞到牆壁。
"你跟那群智障渺小的人類待太久,CPU都進水了是吧?!"
怒不可遏的高吼聲滲入了另一種情緒。
是失望、深深的失望。
一拳拳的攻擊砸在身上,他沒有反擊。
其實欠你最多人情的,是我。
不管在我還是Orion的時候、還是現在,我都依然欠著你。
可是我卻沒有勇氣還你。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告訴我啊!"
對方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不停的吼叫著、不願相信事實。
"很抱歉"
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原諒我。
Optimus強力抑制住哽咽、裝平淡的說:
"我選擇地球"
突然,拳頭不在落下了。
"是嗎"
Megatron凝視著他。
"到最後、你還是選擇當個救世主,是吧"
壓抑住憤恨,冷笑。
手拿著的劍閃著光芒。
"不管你是檔案管理員還是領袖,永遠都會和我作對"
"而我們都互相是彼此的絆腳石和累贅"
Optimus握緊手中的劍,緊盯著他。
出乎意料的,對方沒有衝過來、反而是慢慢的後退。
他開始疑惑起來。
"但我累了,Optimus,我現在真的只想回家"
苦笑聲傳進了他的音頻接收器,多麼刺耳。
瞬間,他腦海浮出曾經聽到的一句話:
“死後皆會回歸賽博坦的火種源”
不。
彈指之間明白什麼的他驚恐向前衝去。
太遲了
爆炸、撕裂、摩擦的巨大聲響提醒他這殘酷的事實。
也掩蓋掉平時莊嚴領袖那悲痛的嘶吼。

“從以前到現在,你從來都沒有考慮過自己真正的意願啊,Optimus”
“導致你失去那個...最想守護的事物呢”

END

瓶頸期後的產物
骨架比例手什麼的還要多練(´・ω・`)

後悔嗎(TFP mop)

*大概是上一篇的分歧。

夜晚不對勁。
Optimus淡淡的望著灰紫色的天空想。
今天,是結束900萬年戰爭的日子。
遠望,銀白機體和猩紅的光學鏡正步步走來。
"Megatron,結束這一切吧"
他說道,並闔上面罩。
本以為對方會嘲諷一番,卻出奇的安靜。
......怎麼回事?
Optimus覺得火種有股猛烈的波動,如同遇到記憶中似曾相識的共鳴。
Megatronus....
Megatronus、
Megatronus。
他聽到體內Orion的哭喊。
不...怎麼可能...
罩子開啟,他驚愕的退了幾步。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會...?
"Optimus,告訴我"
Megatron直盯著他。
"你在這一生裡,有沒有後悔遇到我?"
如果我們沒有相遇,或許就不會體會到家園的衰亡。
Megatron在芯裡想著、痛苦的想著。
他當然愛自己的家園,他怎麼會不愛。
就算他的地位在怎麼低下、就算別人在怎麼看不起他,那裡,還是他的家啊。
他承認自己的自私、也承認自己的貪欲。
起初,他不在乎那些痛苦的呼喊。
但火種內有個聲音不停嘶吼著叫他住手。
你不愛賽博坦就算了,憑什麼傷害他?
傷害誰?
Megatron問道。
你知道我在說誰、只是不願意面對。
你自以為了解我?
不屑的冷笑。
我當然懂你。
因為我就是你啊。

Optimus聽到對方的問題愣住了。
後悔嗎?
如果是以一個領袖的觀點,答案是肯定的。
但另一個觀點呢?
他感覺到自己的火種正安靜飄盪著。
"不"
他輕輕的說。
"我曾沒有後悔遇見你過"
哪怕你傷過我。
不管是機體、亦或者是芯。
可是我沒有反悔。
從來都不。
"那是當然,因為我,你才坐上領袖的位置"
Megatron說,不帶有任何諷刺的語氣。
他,僅僅在說事實。
是的,一件血淋淋又殘忍的事實。
Optimus嘆息,Orion也是。
我不想在逃避。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現在會是土中殘骸的一部分"
他淡笑。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現在還只是個膽小怕事的Orion"
火種內的他微笑。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就不會有勇氣活了千萬年"
共同的、輕描淡寫的說道。
他也僅是在陳訴一個事實罷了。
Megatron笑了,這次不再是屬於Decepticons首領刺耳的大笑。
是作為Megatronus角鬥士那輕鬆爽朗的笑聲。
"真不錯啊"
"我終於找到停戰的理由了"
他就好像最初相遇的時候,神情那般柔和。
Optimus聽到了一段話、如此熟悉的一段話。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這次。
該不一樣了。
就在下決定的瞬間,他們靠得是如此近。
兩雙光學鏡相互凝視著,時間彷彿暫停在剎那....

星空下,兩個TF坐在一起。
紅藍TF首先打破沉默。
"Megatronus,你相信永恆嗎"
"我不信"
銀白TF說,接著笑道:
"但我渴望它,Orion"
"我知道"
Orion將手附在對方的掌心中。
"這次....可以不要再放開我了嗎"
帶著哽咽的顫音,他問道。
Megatronus把另一隻也放上,緊握著。
"不可能"
"這次,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你了"
"Orion Pax"
那裡,他們終於相擁而泣。

原本詭異的天空逐漸染上了清爽的蔚藍。
"Ratchet...我們的星球恢復了!Optimus贏了對吧!?"
Bumblebee興奮的問道。
醫官抬眼看了下窗外,沒有應答,反而淡淡的嘆口氣。
沒錯,這裡是賽博坦。
先前,Autobots好不容易到了家園,卻發現Megatron孤身一人的早已不知何時到達這裡。
甚至佔著那維繫復興成敗的生命之井不放。
我去跟他談談。
當時Optimus平淡的說。
是時候結束了,Ratchet,我的老朋友。
是啊,不管是戰爭,還是你們的心結,確實都該告一段落了吧。
"Ratchet....?"
看對方沒有反應,Bumblebee有些疑惑的歪頭。
"是啊,Optimus贏了"
回神的Ratchet笑道,並帶著一絲悲傷。
"他們終於和好了"

戀人相會,即是旅途的終結
  - 取自【Transformers: The Covenant of Primus】

END

渴望結束(TFP)

#算上一篇的後續吧

900萬年的戰爭,使賽博坦能源枯竭、脆弱不堪。
哪一方勝利似乎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雙方都渴望結束的一天,卻沒有人願意打破這漫長的僵局。
有時我真的會質疑這場仗到底值不值得。
Optimus疲倦的想。
他累了,不管是因為身為博派領袖的壓力、亦或者是昔日好友對他投射出的仇恨目光。
為什麼沒有人願意了結這一切呢。
他的光學鏡轉啊轉的失去光澤,手中揮舞的劍變得遲鈍。
Optimus看到Megatron走來。
如此長久的戰局使對方原本銀白的機體骯髒不已,平滑的漆面粗糙不堪。
但那眼裡的殺意、900萬年來不曾動搖過。
Optimus在接受領袖模塊以前,曾被警告過不能透漏出過多的情感,否則判斷力會下降,間接影響賽博坦的未來。
他做到了。
不管是隊友的犧牲、還是那群孩子們嬉笑的遊戲....一切的一切,他都僅僅只是冷靜又平板的下決定。
可是現在,他做不到。
他的芯裡痛的完全無法思考、甚至連抬手反抗的舉動都消失了。
為什麼我當初不永遠當個檔案管理員就好。
那麼也許賽博坦現在還好好的、也許我還能和Megatronus談論他的詩篇、也許....
也許我現在就不會那麼疲累。
Optimus實在是需要休息,一天天的對打、一天天的傷亡、一天天的糾纏,逐漸消磨掉他的身心。
"偉大的領袖,難道你累了嗎"
Megatron冷冷的嘲諷聲喚回Optimus的神智。
"真是諷刺,我以為你享受著呢,成為人人吹捧的身份很棒吧?"
不,你根本不懂,Megatron,你不懂那種壓力。
當幾百萬人民的希望全部託付在一個人的肩上,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是啊,我確實是累了"
Optimus帶著倦怠的口吻回答。
"是時候該結束了吧,Megatron"
對方憤怒的神情因他的話加深了一分。
"你可別以為我會輕易上當!等我過去你就會直接朝我衝來對吧?Optimus,你可別太看輕我了!"
Megatron激動的擺動手中的劍怒吼。
是啊,從那時開始,我們已經失去對彼此的信任。
Optimus的光學鏡旋轉著想保持清醒,意識卻無法阻止的漸漸漂離,連眼前的景色都重疊好幾層。
胸口的領袖模塊極力的要他快點恢復神智。
但體內的Orion火種真的撐不下去了。
拜託了,讓我睡一會吧...一會就好,我真的....
那瞬間,Optimus彷彿回到那時候、兩人還在來往的曾經。
那時他們的目光如此寧靜、卻又炙熱。
那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回憶。
一道白光閃耀著吞噬掉這些過去,鈦師傅正微笑的向他招手。
時間到了,終於可以休息了。
可是為什麼我的芯那麼空虛。
快千百萬年沒哭的Optimus、現在臉卻充滿了清洗液。
他明白為什麼。
因為到最後,他還是沒有伸出手去拉Megatron...又或者是Megatronus一把。
假如,當初的決定不一樣的話....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END

超不會結尾的對不起(跪地

昔日的摯友(TFP)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天真的Orion曾沒想過這些問題。
然而遺憾的是,現在的他必須做出抉擇。
"Orion,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們的友情,你於心何忍?"
Megatronus將手中銳利的銀劍指向了他,曾經淡藍的光學鏡點點染上了憤怒的猩紅。
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Orion微微張口想解釋什麼,清洗液卻堵塞了發聲器導致只能發出單個音節。
Orion在哭,是的。
他從來沒質疑過Megatronus的做法、沒和對方吵架過。
這次,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視線開始朦朧,Orion看到當初緊張的自己站在Megatronus面前,有點害羞的向他釋出善意。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身份如此懸殊的兩人竟成為知己,這是令全賽博坦星人都驚訝的事。
如果可以挽回,我當初不陪他去高級議會是不是對的?
抬眼,Orion疲倦的看向Megatronus,對方的眼神刺痛了他。
Mega,難道你忘記當初我們相遇的時候嗎?
忘記我每次在檔案室整理資料的時候你都陪在旁邊跟我熬夜嗎?
忘記我們和聲波一起討論賽博坦貴族的腐敗制度嗎?
忘記我們曾經討論過你的詩篇嗎?
Orion無法抑制自己清洗液一直嘩啦啦的滑落,他想告訴Megatronus那些回憶,也許對方就會清醒、也許他們能夠在恢復以往。
但Orion好累、真的很累,不管是突然被選配為領袖的壓力、還是眼前的Megatronus對他曝露出的憤恨。
所以他只虛弱的說出三個字
"回來吧"
Orion清楚看到眼前的Megatronus顫抖了一下,劍歪了一邊。
但只是暫時的。
"要我回到從前?"
他的光學鏡明明是猩紅色、卻是透漏出令人寒顫的冰冷。
"我一直以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打破貴族制度"
"結果根本就是我自作多情罷了,你終究和他們一樣啊,Orion"
不是的!我真的沒想過要成為領袖、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Orion聽到自己心裡那崩潰的嘶吼聲。
"唰"的一聲,銀劍冷不防的已經指向Orion的胸口。
"看在你是我摯友的份上,我可以用不帶痛苦又迅速的解決你"
Orion呆愣的看著Megatronus。
兩人都清楚,就算他極力反抗也只是尋死。
深深的懊悔使Orion麻木,他天藍色的光學鏡黯淡無光。
"如果能讓你好點,動手吧"
乾澀的發聲器帶著哽咽,他閉上眼。
等待了宛如一世紀那麼久,Orion遲疑的睜開眼。
Megatronus只是盯著他,僅僅只是盯著、他卻能從對方的眼裡感受到翻天覆地的掙扎和猶豫。
最後,Megatronus開口了:
"我恨你,我也恨自己"
語畢,收起銀劍,他轉身離開。
然後,似乎是老天的嘲笑,天空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毫不留情的砸在Orion身上。
但他已經不在乎了。
"碰"
他跪在地上發出了悶響,無情的雨聲掩蓋掉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END

感覺很少人Po同人文所以來寫一篇XD
大概是想表達出那種"密卡登會成為反派也是有原因的"感覺
不過文筆不好所以還是看看就好XDDDDDD
我真的很不會結尾呢QQ

嘗試用不同的風格ヾ(*´∀`*)ノ
冷淡的刺刺也很美呢@

花了點時間哦哦哦!!!嘗試不同上色和訓練完成度XD

快一個月前畫的吧www
手機繪圖,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上司方式了
希望以後有更多機會能畫

無聊撇撇,明年衝會考好像沒什麼時間畫畫了###
最近迷上黑手黨松,真的很愛裡面的oso!!!
強烈推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