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魚CY

喜愛畫畫,松沼/HTF/TFP/我英
速度數字材木 紅藍覺軍 mop 切爆
有時也會寫寫文章(文筆超爛)XD
目前凹凸深坑,格瑞控/瑞金❤

改變(變3 mop)

#變形金剛3的片段+腦洞
#可能ooc
#可能有點虐
#結尾随便注意

原本銀白的機體,經歷了好幾場戰鬥,不僅掉漆嚴重、臉甚至已缺了大半。
但他仍然往御天至尊的胸口開了一炮,在狠狠的往對方的腦袋踹下去。
金屬的摩擦聲很刺耳、伴隨一堆零件的掉落而停下。
抬眼,殘缺的他望向倒在地上爬行的他。
手臂被砍斷一隻的Optimus勉強支撐起沉重的機體半跪著。
天藍的光學鏡有些迷茫的眨呀眨。
Megatron的身影映入眼簾,御天至尊痛苦的用發聲器發出不全的呻吟。
"你...救我?"
Optimus淡淡的問道。
"不,我只是看不慣這老頭那麼囂張罷了"
對方糾正道,看到那老人還在爬動、不屑的嘖一聲又補踹一腳。
怎麼可能說是為了救你,CPU是因為剛剛打架短路了是嗎。
心裡咒罵著紅藍的他的愚蠢。
"喂,Optimus"
?
對方看向他,天藍的眼轉啊轉。
"如果沒有我,你算什麼?"
猩紅的光學鏡冷靜的回望。
"沒有遇到我,也許現在賽博坦還好好的吧"
抬頭,看著天上那逐漸逼近的母星。
何時我們卑微到必須犧牲其他星球才能活下去了?
身為領袖的你...一定是後悔的吧。
閉上眼,等待。
"我不知道"
Optimus乾脆的回答。
嗯?
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只知道,與其後悔過去的選擇,不如在此時此刻好好的改變未來"
露出微笑的對方,如同好幾百萬年前的檔案管理員。
深刻的記憶中,那不曾消失的笑容。
它沒有被領導模塊摧毀,它僅僅只是被壓抑罷了。
"我不是Orion了嗎"
當初他得到領導模塊當下,那顫抖害怕的語氣,Megatron依稀記得。
"你永遠都是、永遠"
那時他安慰道。
那麼為什麼我又要恨他呢。
"嗯啊....是啊"
Megatron笑道。
我們可以回到從前嗎?
天上的賽博坦星因為BumBlebee毀掉鑰匙而開始爆炸。
如同流星隕般的殘骸掉落。
這時,一群人類拿著槍枝,對準他。
"Megatron,你的陰謀失敗了,不準動!"
他冷冷的看著那堆碳基。
要不是他現在有傷在身,這些自大的生物早就死光了。
無奈的抬起雙手。
"轉過去!"
聽話的轉身。
"碰"
這不是坦克車的聲....
思緒還沒反應過來,頭傳來瞬間的劇痛使他倒下。
媽的,這群畜生....!!!
抬眼,看到至使至終都站在那看的Optimus。
"救...."
一陣發射聲,胸口又中了一發。
"救命....."
發聲器因損毀而模糊不清。
手伸出來想求救竟然被爬在上面的其中一個碳基用炸彈炸掉了。
".....對不起"
突如其來收到對方的道歉令Megatron懂了什麼。
剛剛那只是他和人類串通好的計畫。
讓自己放鬆戒心的計畫。
"你這個混帳...!!!"
儘管全身痛的要死要活的,Megatron仍舊憤怒到站了起來。
"碰、碰!"
兩雙腿吃到炮彈而斷裂肢解,他重摔在地上。
Optimus撇過頭,光學鏡裡的天藍在他眼裡已經變得噁心不堪。
"呵呵...原來...嘶...我們曾....經的...嘶...友情....是這.....嘶嘶...樣利用.....的...."
勉強的擠出這句話,因為喉嚨的毀壞含了雜音。
在坦克車瞄準頭部的時候,Megatron說了三個字。
那三個字,Optimus至今想到仍會芯酸不已。
"你...變了"
難道御天至尊當初說的:"每個生命都有選擇的權利"是錯的嗎?
他不懂,真的不懂。
為了地球,付出多少犧牲了。
蔚藍的光學鏡充溢著清洗液。
最大的犧牲....就是你了吧,Megatron。
很抱歉...在我芯裡的那個Orion...
已經消失了啊。

END

格瑞控/瑞金黨
骨架什麼的很渣,努力練習中///

亂亂撇的塗鴉###

最近迷上凹凸,超喜歡格瑞的///
很喜歡他和金的互動XD

遺憾(TFP mop)

#短篇爛尾注意

領袖的時代結束了。
這是Megatron仰望數千顆且色彩繽紛的新生火種源飄向天降時,第一件想到的事情。
其實他早就猜測過好幾種對方死亡的方式。
但他真的沒想到是這樣子結束。
我怎麼會沒想過呢。
從Megatron認識Optimus開始....不,正確來說是Megatronus認識Orion開始。
對方的個性一直都是溫柔的、不自私的。
他可以為了別人陷入危險、也可以為了一顆星球的未來讓火種消逝。
Megatron被宇宙大帝控制的痛不欲生時,他大喊著先前並肩作戰的過去,卻沒有下狠手。
到了最後他終於奪回意識,Optimus僅僅只是看著。
對方欲言又止的張張嘴,沒有出聲。
但眼神是如此疲憊。
於是,他逃走了。
為什麼?
不知道,他不知道。
是因為恐懼嗎。
不想看到他死在自己面前嗎。
閉嘴啊,不要在說了啊。
他一生很少有遺憾的事情。
其中的一件也許就是不知道那時Optimus想說什麼。
Megatron有些疲累的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
畢竟原本就是勉強活下去的機體,當宇宙大帝的靈魂離開就只能慢慢衰亡...
我連回歸火種源和你相見都做不到啊。
乾笑了幾陣苦澀的笑聲。
也許,Autobots可以把新生的賽博坦管理的像當初一樣吧。
繁榮之時,也是你我初遇之日。
光學鏡逐漸模糊不清。
恍惚之間,那似曾相識的共鳴再次觸動了他。
Megatron不自覺又顫抖的向橘紅色黃昏伸長了手。
紅藍的火種停留在手背,時間彷彿在此刻凍結一般。
銀白機體的嘴角上揚幾度。
"不再見,老朋友"
以後,不再見了。
END

真正的意願(變5 mop)

【變5設定真的好難嗚嗚】

"Optimus,我們曾是兄弟啊!"
這是那時候、Megatron架著他所說的話。
他看到對方鮮紅如血的光學鏡中,那一絲的痛恨和...
不捨。
怎麼可能?一定是他戰鬥太久導致CPU的短路。
但他確確實實、清楚看到了。
兄弟...是啊,兄弟。
“我們是朋友了嗎?Megatronus先生?”
回憶裡的他羞澀的問道。
回答,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手拍拍他的肩頭、和一陣爽朗的笑聲。
“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了,我的兄弟”
Optimus有些悲傷的眨眨眼回到現實。
他多麼想說出那900萬年來一直沒機會開口的肯定或後悔。
可是地球上的人類仍需要他的拯救。
"那是曾經,Megatron、曾經"
他試圖用冷靜的語氣回應。
對方愣住一會,接著笑了。
悲情的笑著。
"我懂了"
僅僅三個字,卻令他的清洗液湧上那蔚藍光學鏡。
Megatron高舉手中的劍,意味深長的看著它。
"我知道自己的存在會害了你...但..."
不...才不是、根本沒有...
我想念賽博坦、可是凱德的人情我必須...
"Optimus,我想回家"
他難受的撇過頭閉上眼。
他不想看Megatron的表情。
他當然知道救這個自私自利的星球是錯的、但欠的人情一定得還。
"難道地球那麼重要嗎!"
對方不滿又心痛的低吼。
"難道說、在你芯裡賽博坦比這地方還更沒資格存在這宇宙中嗎!'
面對這殘酷的問題,他選擇沉默。
Megatron憤怒的拿劍抵著他的脖子。
"回答我!"
停頓了幾秒,對方淡淡的說:
"而我指的是Orion"
Optimus痛苦的收縮了光學鏡。
他已經不在了,你明明知道的。
在"最後一任領袖"誕生之時,就已經從這世上消失。
只因為他是愛國之士才呼喚的嗎。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家園啊...
我也想說出自己真正渴望的結局啊。
但是....
對不起。
"每個種族,都有選擇的機會"
那麼我呢。
我的機會在哪裡,告訴我、拜託誰告訴我啊。
他幾乎竭盡全力才擠出下句話:
"我為人類和地球而戰,Megatron"
剎那間,對方的神情變得不可置信。
只有剎那間。
然後,爆發了。
Optimus的左臉一陣劇痛、伴隨金屬摩擦聲,他的背部撞到牆壁。
"你跟那群智障渺小的人類待太久,CPU都進水了是吧?!"
怒不可遏的高吼聲滲入了另一種情緒。
是失望、深深的失望。
一拳拳的攻擊砸在身上,他沒有反擊。
其實欠你最多人情的,是我。
不管在我還是Orion的時候、還是現在,我都依然欠著你。
可是我卻沒有勇氣還你。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告訴我啊!"
對方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不停的吼叫著、不願相信事實。
"很抱歉"
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原諒我。
Optimus強力抑制住哽咽、裝平淡的說:
"我選擇地球"
突然,拳頭不在落下了。
"是嗎"
Megatron凝視著他。
"到最後、你還是選擇當個救世主,是吧"
壓抑住憤恨,冷笑。
手拿著的劍閃著光芒。
"不管你是檔案管理員還是領袖,永遠都會和我作對"
"而我們都互相是彼此的絆腳石和累贅"
Optimus握緊手中的劍,緊盯著他。
出乎意料的,對方沒有衝過來、反而是慢慢的後退。
他開始疑惑起來。
"但我累了,Optimus,我現在真的只想回家"
苦笑聲傳進了他的音頻接收器,多麼刺耳。
瞬間,他腦海浮出曾經聽到的一句話:
“死後皆會回歸賽博坦的火種源”
不。
彈指之間明白什麼的他驚恐向前衝去。
太遲了
爆炸、撕裂、摩擦的巨大聲響提醒他這殘酷的事實。
也掩蓋掉平時莊嚴領袖那悲痛的嘶吼。

“從以前到現在,你從來都沒有考慮過自己真正的意願啊,Optimus”
“導致你失去那個...最想守護的事物呢”

END

瓶頸期後的產物
骨架比例手什麼的還要多練(´・ω・`)

後悔嗎(TFP mop)

*大概是上一篇的分歧。

夜晚不對勁。
Optimus淡淡的望著灰紫色的天空想。
今天,是結束900萬年戰爭的日子。
遠望,銀白機體和猩紅的光學鏡正步步走來。
"Megatron,結束這一切吧"
他說道,並闔上面罩。
本以為對方會嘲諷一番,卻出奇的安靜。
......怎麼回事?
Optimus覺得火種有股猛烈的波動,如同遇到記憶中似曾相識的共鳴。
Megatronus....
Megatronus、
Megatronus。
他聽到體內Orion的哭喊。
不...怎麼可能...
罩子開啟,他驚愕的退了幾步。
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會...?
"Optimus,告訴我"
Megatron直盯著他。
"你在這一生裡,有沒有後悔遇到我?"
如果我們沒有相遇,或許就不會體會到家園的衰亡。
Megatron在芯裡想著、痛苦的想著。
他當然愛自己的家園,他怎麼會不愛。
就算他的地位在怎麼低下、就算別人在怎麼看不起他,那裡,還是他的家啊。
他承認自己的自私、也承認自己的貪欲。
起初,他不在乎那些痛苦的呼喊。
但火種內有個聲音不停嘶吼著叫他住手。
你不愛賽博坦就算了,憑什麼傷害他?
傷害誰?
Megatron問道。
你知道我在說誰、只是不願意面對。
你自以為了解我?
不屑的冷笑。
我當然懂你。
因為我就是你啊。

Optimus聽到對方的問題愣住了。
後悔嗎?
如果是以一個領袖的觀點,答案是肯定的。
但另一個觀點呢?
他感覺到自己的火種正安靜飄盪著。
"不"
他輕輕的說。
"我曾沒有後悔遇見你過"
哪怕你傷過我。
不管是機體、亦或者是芯。
可是我沒有反悔。
從來都不。
"那是當然,因為我,你才坐上領袖的位置"
Megatron說,不帶有任何諷刺的語氣。
他,僅僅在說事實。
是的,一件血淋淋又殘忍的事實。
Optimus嘆息,Orion也是。
我不想在逃避。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現在會是土中殘骸的一部分"
他淡笑。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現在還只是個膽小怕事的Orion"
火種內的他微笑。
"如果沒有遇見你,或許我就不會有勇氣活了千萬年"
共同的、輕描淡寫的說道。
他也僅是在陳訴一個事實罷了。
Megatron笑了,這次不再是屬於Decepticons首領刺耳的大笑。
是作為Megatronus角鬥士那輕鬆爽朗的笑聲。
"真不錯啊"
"我終於找到停戰的理由了"
他就好像最初相遇的時候,神情那般柔和。
Optimus聽到了一段話、如此熟悉的一段話。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這次。
該不一樣了。
就在下決定的瞬間,他們靠得是如此近。
兩雙光學鏡相互凝視著,時間彷彿暫停在剎那....

星空下,兩個TF坐在一起。
紅藍TF首先打破沉默。
"Megatronus,你相信永恆嗎"
"我不信"
銀白TF說,接著笑道:
"但我渴望它,Orion"
"我知道"
Orion將手附在對方的掌心中。
"這次....可以不要再放開我了嗎"
帶著哽咽的顫音,他問道。
Megatronus把另一隻也放上,緊握著。
"不可能"
"這次,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你了"
"Orion Pax"
那裡,他們終於相擁而泣。

原本詭異的天空逐漸染上了清爽的蔚藍。
"Ratchet...我們的星球恢復了!Optimus贏了對吧!?"
Bumblebee興奮的問道。
醫官抬眼看了下窗外,沒有應答,反而淡淡的嘆口氣。
沒錯,這裡是賽博坦。
先前,Autobots好不容易到了家園,卻發現Megatron孤身一人的早已不知何時到達這裡。
甚至佔著那維繫復興成敗的生命之井不放。
我去跟他談談。
當時Optimus平淡的說。
是時候結束了,Ratchet,我的老朋友。
是啊,不管是戰爭,還是你們的心結,確實都該告一段落了吧。
"Ratchet....?"
看對方沒有反應,Bumblebee有些疑惑的歪頭。
"是啊,Optimus贏了"
回神的Ratchet笑道,並帶著一絲悲傷。
"他們終於和好了"

戀人相會,即是旅途的終結
  - 取自【Transformers: The Covenant of Primus】

END

渴望結束(TFP)

#算上一篇的後續吧

900萬年的戰爭,使賽博坦能源枯竭、脆弱不堪。
哪一方勝利似乎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雙方都渴望結束的一天,卻沒有人願意打破這漫長的僵局。
有時我真的會質疑這場仗到底值不值得。
Optimus疲倦的想。
他累了,不管是因為身為博派領袖的壓力、亦或者是昔日好友對他投射出的仇恨目光。
為什麼沒有人願意了結這一切呢。
他的光學鏡轉啊轉的失去光澤,手中揮舞的劍變得遲鈍。
Optimus看到Megatron走來。
如此長久的戰局使對方原本銀白的機體骯髒不已,平滑的漆面粗糙不堪。
但那眼裡的殺意、900萬年來不曾動搖過。
Optimus在接受領袖模塊以前,曾被警告過不能透漏出過多的情感,否則判斷力會下降,間接影響賽博坦的未來。
他做到了。
不管是隊友的犧牲、還是那群孩子們嬉笑的遊戲....一切的一切,他都僅僅只是冷靜又平板的下決定。
可是現在,他做不到。
他的芯裡痛的完全無法思考、甚至連抬手反抗的舉動都消失了。
為什麼我當初不永遠當個檔案管理員就好。
那麼也許賽博坦現在還好好的、也許我還能和Megatronus談論他的詩篇、也許....
也許我現在就不會那麼疲累。
Optimus實在是需要休息,一天天的對打、一天天的傷亡、一天天的糾纏,逐漸消磨掉他的身心。
"偉大的領袖,難道你累了嗎"
Megatron冷冷的嘲諷聲喚回Optimus的神智。
"真是諷刺,我以為你享受著呢,成為人人吹捧的身份很棒吧?"
不,你根本不懂,Megatron,你不懂那種壓力。
當幾百萬人民的希望全部託付在一個人的肩上,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是啊,我確實是累了"
Optimus帶著倦怠的口吻回答。
"是時候該結束了吧,Megatron"
對方憤怒的神情因他的話加深了一分。
"你可別以為我會輕易上當!等我過去你就會直接朝我衝來對吧?Optimus,你可別太看輕我了!"
Megatron激動的擺動手中的劍怒吼。
是啊,從那時開始,我們已經失去對彼此的信任。
Optimus的光學鏡旋轉著想保持清醒,意識卻無法阻止的漸漸漂離,連眼前的景色都重疊好幾層。
胸口的領袖模塊極力的要他快點恢復神智。
但體內的Orion火種真的撐不下去了。
拜託了,讓我睡一會吧...一會就好,我真的....
那瞬間,Optimus彷彿回到那時候、兩人還在來往的曾經。
那時他們的目光如此寧靜、卻又炙熱。
那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回憶。
一道白光閃耀著吞噬掉這些過去,鈦師傅正微笑的向他招手。
時間到了,終於可以休息了。
可是為什麼我的芯那麼空虛。
快千百萬年沒哭的Optimus、現在臉卻充滿了清洗液。
他明白為什麼。
因為到最後,他還是沒有伸出手去拉Megatron...又或者是Megatronus一把。
假如,當初的決定不一樣的話....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END

超不會結尾的對不起(跪地

昔日的摯友(TFP)

如果有一天,昔日的摯友和你反目成仇,你會怎麼選擇?
家園、還是友誼?
天真的Orion曾沒想過這些問題。
然而遺憾的是,現在的他必須做出抉擇。
"Orion,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們的友情,你於心何忍?"
Megatronus將手中銳利的銀劍指向了他,曾經淡藍的光學鏡點點染上了憤怒的猩紅。
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Orion微微張口想解釋什麼,清洗液卻堵塞了發聲器導致只能發出單個音節。
Orion在哭,是的。
他從來沒質疑過Megatronus的做法、沒和對方吵架過。
這次,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視線開始朦朧,Orion看到當初緊張的自己站在Megatronus面前,有點害羞的向他釋出善意。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身份如此懸殊的兩人竟成為知己,這是令全賽博坦星人都驚訝的事。
如果可以挽回,我當初不陪他去高級議會是不是對的?
抬眼,Orion疲倦的看向Megatronus,對方的眼神刺痛了他。
Mega,難道你忘記當初我們相遇的時候嗎?
忘記我每次在檔案室整理資料的時候你都陪在旁邊跟我熬夜嗎?
忘記我們和聲波一起討論賽博坦貴族的腐敗制度嗎?
忘記我們曾經討論過你的詩篇嗎?
Orion無法抑制自己清洗液一直嘩啦啦的滑落,他想告訴Megatronus那些回憶,也許對方就會清醒、也許他們能夠在恢復以往。
但Orion好累、真的很累,不管是突然被選配為領袖的壓力、還是眼前的Megatronus對他曝露出的憤恨。
所以他只虛弱的說出三個字
"回來吧"
Orion清楚看到眼前的Megatronus顫抖了一下,劍歪了一邊。
但只是暫時的。
"要我回到從前?"
他的光學鏡明明是猩紅色、卻是透漏出令人寒顫的冰冷。
"我一直以為我們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打破貴族制度"
"結果根本就是我自作多情罷了,你終究和他們一樣啊,Orion"
不是的!我真的沒想過要成為領袖、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Orion聽到自己心裡那崩潰的嘶吼聲。
"唰"的一聲,銀劍冷不防的已經指向Orion的胸口。
"看在你是我摯友的份上,我可以用不帶痛苦又迅速的解決你"
Orion呆愣的看著Megatronus。
兩人都清楚,就算他極力反抗也只是尋死。
深深的懊悔使Orion麻木,他天藍色的光學鏡黯淡無光。
"如果能讓你好點,動手吧"
乾澀的發聲器帶著哽咽,他閉上眼。
等待了宛如一世紀那麼久,Orion遲疑的睜開眼。
Megatronus只是盯著他,僅僅只是盯著、他卻能從對方的眼裡感受到翻天覆地的掙扎和猶豫。
最後,Megatronus開口了:
"我恨你,我也恨自己"
語畢,收起銀劍,他轉身離開。
然後,似乎是老天的嘲笑,天空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毫不留情的砸在Orion身上。
但他已經不在乎了。
"碰"
他跪在地上發出了悶響,無情的雨聲掩蓋掉那撕心裂肺的哭喊。

END

感覺很少人Po同人文所以來寫一篇XD
大概是想表達出那種"密卡登會成為反派也是有原因的"感覺
不過文筆不好所以還是看看就好XDDDDDD
我真的很不會結尾呢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