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魚CY

DC中心,主綠紅(halbarry)
請不要逆我cp,謝謝
會不定時刪文

今天是視差哈的主場,可能ooc
想像了一下他回到Barry還在的過去會是什麼反應

最後一張是腦內奔騰,別理我(
還特地用不同綠筆分我也是服了自己

最近的,有綠紅也有單人向

諸事不順,感覺自己快崩潰了

期中考完畫一波
最近心情不好,有點抑鬱

都是手繪。
OOC有。

P1
視差哈

P2~P4
如果視差哈回到了過去綠紅還在的時光。

P5,P6
想鎮定告白結果還是失敗的Hal
說好全宇宙意志最堅定的男人呢。

P1
啊啊、為什麼?
為什麼你就這樣死了?

P2
別害怕。
我一直在你身邊。

有作畫bug就饒了我吧,感謝。

畫圖很醜
皆是漫畫劇情
服裝有誤是正常現象

遺憾(TFP mop)

#短篇爛尾注意

領袖的時代結束了。
這是Megatron仰望數千顆且色彩繽紛的新生火種源飄向天降時,第一件想到的事情。
其實他早就猜測過好幾種對方死亡的方式。
但他真的沒想到是這樣子結束。
我怎麼會沒想過呢。
從Megatron認識Optimus開始....不,正確來說是Megatronus認識Orion開始。
對方的個性一直都是溫柔的、不自私的。
他可以為了別人陷入危險、也可以為了一顆星球的未來讓火種消逝。
Megatron被宇宙大帝控制的痛不欲生時,他大喊著先前並肩作戰的過去,卻沒有下狠手。
到了最後他終於奪回意識,Optimus僅僅只是看著。
對方欲言又止的張張嘴,沒有出聲。
但眼神是如此疲憊。
於是,他逃走了。
為什麼?
不知道,他不知道。
是因為恐懼嗎。
不想看到他死在自己面前嗎。
閉嘴啊,不要在說了啊。
他一生很少有遺憾的事情。
其中的一件也許就是不知道那時Optimus想說什麼。
Megatron有些疲累的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
畢竟原本就是勉強活下去的機體,當宇宙大帝的靈魂離開就只能慢慢衰亡...
我連回歸火種源和你相見都做不到啊。
乾笑了幾陣苦澀的笑聲。
也許,Autobots可以把新生的賽博坦管理的像當初一樣吧。
繁榮之時,也是你我初遇之日。
光學鏡逐漸模糊不清。
恍惚之間,那似曾相識的共鳴再次觸動了他。
Megatron不自覺又顫抖的向橘紅色黃昏伸長了手。
紅藍的火種停留在手背,時間彷彿在此刻凍結一般。
銀白機體的嘴角上揚幾度。
"不再見,老朋友"
以後,不再見了。
END

真正的意願(變5 mop)

【變5設定真的好難嗚嗚】

"Optimus,我們曾是兄弟啊!"
這是那時候、Megatron架著他所說的話。
他看到對方鮮紅如血的光學鏡中,那一絲的痛恨和...
不捨。
怎麼可能?一定是他戰鬥太久導致CPU的短路。
但他確確實實、清楚看到了。
兄弟...是啊,兄弟。
“我們是朋友了嗎?Megatronus先生?”
回憶裡的他羞澀的問道。
回答,是一個強而有力的手拍拍他的肩頭、和一陣爽朗的笑聲。
“在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了,我的兄弟”
Optimus有些悲傷的眨眨眼回到現實。
他多麼想說出那900萬年來一直沒機會開口的肯定或後悔。
可是地球上的人類仍需要他的拯救。
"那是曾經,Megatron、曾經"
他試圖用冷靜的語氣回應。
對方愣住一會,接著笑了。
悲情的笑著。
"我懂了"
僅僅三個字,卻令他的清洗液湧上那蔚藍光學鏡。
Megatron高舉手中的劍,意味深長的看著它。
"我知道自己的存在會害了你...但..."
不...才不是、根本沒有...
我想念賽博坦、可是凱德的人情我必須...
"Optimus,我想回家"
他難受的撇過頭閉上眼。
他不想看Megatron的表情。
他當然知道救這個自私自利的星球是錯的、但欠的人情一定得還。
"難道地球那麼重要嗎!"
對方不滿又心痛的低吼。
"難道說、在你芯裡賽博坦比這地方還更沒資格存在這宇宙中嗎!'
面對這殘酷的問題,他選擇沉默。
Megatron憤怒的拿劍抵著他的脖子。
"回答我!"
停頓了幾秒,對方淡淡的說:
"而我指的是Orion"
Optimus痛苦的收縮了光學鏡。
他已經不在了,你明明知道的。
在"最後一任領袖"誕生之時,就已經從這世上消失。
只因為他是愛國之士才呼喚的嗎。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家園啊...
我也想說出自己真正渴望的結局啊。
但是....
對不起。
"每個種族,都有選擇的機會"
那麼我呢。
我的機會在哪裡,告訴我、拜託誰告訴我啊。
他幾乎竭盡全力才擠出下句話:
"我為人類和地球而戰,Megatron"
剎那間,對方的神情變得不可置信。
只有剎那間。
然後,爆發了。
Optimus的左臉一陣劇痛、伴隨金屬摩擦聲,他的背部撞到牆壁。
"你跟那群智障渺小的人類待太久,CPU都進水了是吧?!"
怒不可遏的高吼聲滲入了另一種情緒。
是失望、深深的失望。
一拳拳的攻擊砸在身上,他沒有反擊。
其實欠你最多人情的,是我。
不管在我還是Orion的時候、還是現在,我都依然欠著你。
可是我卻沒有勇氣還你。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告訴我啊!"
對方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不停的吼叫著、不願相信事實。
"很抱歉"
對不起,我真的很對不起、原諒我。
Optimus強力抑制住哽咽、裝平淡的說:
"我選擇地球"
突然,拳頭不在落下了。
"是嗎"
Megatron凝視著他。
"到最後、你還是選擇當個救世主,是吧"
壓抑住憤恨,冷笑。
手拿著的劍閃著光芒。
"不管你是檔案管理員還是領袖,永遠都會和我作對"
"而我們都互相是彼此的絆腳石和累贅"
Optimus握緊手中的劍,緊盯著他。
出乎意料的,對方沒有衝過來、反而是慢慢的後退。
他開始疑惑起來。
"但我累了,Optimus,我現在真的只想回家"
苦笑聲傳進了他的音頻接收器,多麼刺耳。
瞬間,他腦海浮出曾經聽到的一句話:
“死後皆會回歸賽博坦的火種源”
不。
彈指之間明白什麼的他驚恐向前衝去。
太遲了
爆炸、撕裂、摩擦的巨大聲響提醒他這殘酷的事實。
也掩蓋掉平時莊嚴領袖那悲痛的嘶吼。

“從以前到現在,你從來都沒有考慮過自己真正的意願啊,Optimus”
“導致你失去那個...最想守護的事物呢”

END